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意大利西北遊 – 重遊米蘭



在都靈時,曾經手執一份很有趣的旅遊地圖,裡面提及如何可以一秒之內激怒一個當地人,就是衷心地跟都靈人說,我喜歡米蘭。

我對米蘭很深刻的印象,就是一個出奇地沉悶的城市,跟熱情奔放的意大利很不同,米蘭是特別冷酷,人們好像總是木無表情,難怪安東尼奧尼的電影,很多都是在米蘭拍攝。

今次重遊米蘭,特意選得住較偏遠的地方,心底裡已有悶遊一天的打算。有時悶起上來,我會因為名字而選擇一間旅館,揹著大背包由中央車站行有近十個繁忙的街口和幾十間旅館之後,預訂好的旅館剛剛出現在開始感受到寧靜的地方,小小的招牌寫著Ambrosiana。選Ambrosiana一來因為跟朱慧珊很投契的岩布仙尼,二來Ambrosiana是米蘭其中一個最有名的博物館,以收藏達文西的機械圖和卡拉瓦橋作品最為著名,我對上一次來米蘭時曾經參觀過,離開時忘記取回存放於接待處的護照,碰巧當晚我又正好打算露宿在火車站,沒有護照在身反而更感安心,這個怪異的經歷,促使我選了這間真的靜在鬧市一角的Ambrosiana旅館。
 

從旅館走到市中心,幾乎沒辦法不穿過一個名為Indro Montanelli的大公園,來來回回都穿過了三次,在那裡我們吃了一整個只有蕃茄、芝士和餅底的薄餅,看老師如何帶小朋友遊玩公園,及看一班大學生在草地上踢球,其中有些同伴是突然騎單車加入的,放低單車便走去踢波,有點像我童年時在屋苑的生活。

青年在Indro Montanelli公園踢球

穿過Indro Montanelli大公園之後,就是旅客較熟悉的市中心區,當中名店街Via della Spiga一帶對香港人有特別熟悉的感覺,除了一眾認得的牌子名稱,還有兩旁不絕的普通話聲音,確有立刻置身廣東道的感覺;離米蘭大教堂還有一小段辦公樓區,米蘭的商業區多有高高的拱廊,空間感強卻不帶親切感,但今次重遊則發現很多米蘭辦公樓都有個私家庭園,感覺有點像日本的庭園,員工可從落地玻璃門窗觀看園景。及後發現,這些拱廊和庭園都算是意大利西北區城市的特式,及後在都靈、熱拿亞、克雷莫納和貝加莫都不時看到。


終於來到市中心的著名拱廊街,雖然周圍都是遊客,但不禁驚奇依然有偌大的空間感,這是我十多年前第一次來沒有感受到的;十多年前來,是早上時間,很多店子還未開門,確實未能全然感受到這拱廊街的生氣,尤其今次重臨天氣非常之好,燦爛陽光之下整條拱廊街確實有古典的光彩。


之後去看米蘭大教堂,這本應我不大陌生的地方,因為我來過一次,亦自問去過很多歐洲的教堂,但竟然還比第一次來有震懾得多的感覺,或許是旅途剛開始之故,又或者是美麗的陽光從七彩窗戶閃滲入神聖的教堂,又或者是年歲的增長與年輕回憶的重疊,當年為了慳錢沒有上去著名的米蘭教堂頂,今天重來一心上頂卻覺得未如想像中精彩,或許我在懷念當晚一心要在米蘭車站體驗露宿的那個小伙子,重臨這感覺耳目一新的城市,不見了昔日的一些鬱悶,也消減了昔日的一點熱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