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Arnold Fanck、伊丹萬作 -《新土地》




二戰前夕納粹德國和日本帝國合作的電影,以討論東西文化為切入點,劍指滿州國的「新土地」,全片充滿農民生活的溫暖情懷,還有西方個人主義如何融合傳統東方家庭觀念和愛國情操,造作卻依然甚可觀的政治宣傳片。

兩位導演Arnold Fanck和伊丹萬作是一個很有趣的組合。Arnold Fanck是「山系」導演的代表人物,電影早期確實是有mountain film這個「山系」類型,當中其1926年的作品《The Holy Mountain》女主角就是鼎鼎大名、後來執導《意志的勝利》的Leni RiefenstahlArnold FanckLeni Riefenstahl二人都因為跟納粹政府密切,戰後的電影生涯幾乎停頓下來;伊丹萬作則是非常重要的日本早期導演,擅長拍古裝武士片如《國士無雙》(1932),其子是後來也是國際聞名的導演伊丹十三。



《新土地》就是集合了兩位擅拍高山和古代武士兩種今日罕見電影類型,而帶強烈政治訊息的農民和貴族情懷兼重的愛情電影。男主角小杉勇,無論其演技、髮型和英語發音,今天來看確實會感難受,而他快快樂樂在滿州國駕駛著推土機的樣子,確實不難聯想起後來中國的樣板器,或者政治強裝出來的快樂總是離不開虛假和難受;而女主角原節子則扮演日本文化的親善大使,為準備將來婚嫁,她需要接受比港孩更加刻苦的課外活動訓練,茶道、花道、英語、書法、擺放便當、三絃琴,無一不通,甚或爛了雙草鞋也可赤腳徒步登上火山,這旅程確實比《火山邊緣之戀》的英格列褒曼之艱苦有過之而無不及。戲中還有一德國女演員Ruth Eweler,刻意安排她是二人之間的曖昧角色,當然她是機智、大方和友善的日本人朋友,但她的一舉一動依然牽引著原節子的情緒和妒忌,她和原節子二人確實是戲中比較出色的角色,也可以算是刻意以女性情懷來掩蓋電影濃烈的政治味道。


《新土地》拍日本風景如旅遊介紹片,但拍起山景時確實有其功架,那如垂直升機拍火山內的熔岩鏡頭,呼應《新土地》的政治訊息,尋找日本傳統社會對土地的根,再擴張之以尋找更多的土地來延續日本數千年的歷史傳統和未來的幸福,火山內的熔岩張狂舞動,牽引著日本國土的命運,也由人性原始的慾望來騷動社會追求政治、民族和國土的野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