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王小帥 -《極度寒冷》



 
日前,M+於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了王小帥早期作品《極度寒冷》,故事圍繞一青年展開以死亡為題的行為藝術最後踏上自殺之路,在近日接連有香港青年自殺輕生的時候觀看,別有感觸。

王小帥我最大的印象始終是捧紅了高圓圓的《十七歲的單車》,電影捕捉變遷中的北京都市面貌,那份城市感覺也可在《極度寒冷》中見到,男女主角在的士之中纏綿,那的士是他們唯一感到親密的空間,而倒後鏡中卻見到的士司機徬徨不自在的眼神,加上車外北京空洞的都市夜景,那一幕交雜著不同層次的壓抑。




對於男主角來說,人生就如一個巨大的空洞,他只對死亡感到親近。那種空洞存在著很多地方,如姐姐和姐夫無滿足的婚姻、如同學們甚或自己以自殘形式如食肥皂等的行為藝術、姐夫只關注其死後藝術作品的變賣價值等等,這些都存在著不同意義上的空虛,圍繞著整部電影。
  
故事最後有點《第七封印》的味道,男主角能以一個局外人看他「死後」的狀況,發現他的死並沒有帶來甚麼影響,除了隔窗目睹女主角尚餘一絲的罪咎感,那一幕拍得很精彩,有點《巴黎德州》遇著《人鬼情未了》般,那男的彷彿已進入了不死不生的模糊界限。而我覺得,女主角在其前男友撫摸她時所流露的咎和背叛感,那種罪咎感覺正正是男主角對死亡所迷戀的來源,那麼多年輕人在身處這個城市失去了生命,偏偏自己受惠於今時今日的安穩和目睹眾人對安穩的墮落和空虛,那種空虛違背著生的意義,也背叛了天安門的亡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