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2016電影節 – D.W.Griffith《黨同伐異》






電影節許多時最精彩的都是再遇舊經典,在文化中心大銀幕看《紅菱艷》、《沙漠梟雄》確實是不能置信的人生體驗,今次看1916D.W.Griffith《黨同伐異》也是同樣地不能置信。《黨同伐異》極具野心橫誇四個時度,由公元前數百年巴比倫大戰波斯、耶穌釘十字架、16世紀法國宗教戰爭聖巴托羅繆之夜(Massacre de la Saint-Barthélemy)及當代美國資本家和工人之間的鬥爭。當中巴比倫陷落一役無比精彩,波斯政城塔大戰巴比倫城牆和烈火戰車,是今天的《魔戒》或者電玩《Age of Empire》也不能比擬的規模和想像,是真真正正兩大文明的戰場交鋒。當中雙方通宵達旦圍城戰、所動用的武器規模、勝利後的徹夜狂歡和對神祀的膜拜、城內不同階層的生活和歡樂、還有祭師的一夜變節以至功敗垂成,這些都是《黨同伐異》時空交錯下的一趟電影奇蹟。

一夜陷落的巴比倫

能夠如此將電影橫跨四個時度,《黨同伐異》的交錯故事和剪接成為後世楷模。昔日的法利賽人、宗教戰爭時的天主教派,就正如今天美國的資本家,所用的手段也是法律、和打擊一整個與之衝突的派系,亦即謂電影名字Intolerance黨同伐異;而人的妒忌(雖然電影偏頗地集中在女性)也促使了不同形式的Intolerance,如現代在舞會被冷落的Miss Jenkins、由情殺變成嫁禍的The Friendless One、宗教戰爭擔心失勢的皇后等等。交錯剪接中,以巴比倫故事Village Girl駕戰車回城通知敵國陰謀、配今天以跑車追火車的兩段追逐戲互配最為精彩,一邊看著巨大文明一夜陷落另一邊擔心絞刑台上無辜的生命,這中間有著非常有意思由宏大到細微的歷史輪迴,只不過大家所動用的武器和戰場不同。

 Lillian Gish演的永恆母親

電影轉接不同年代,很多時會出現永恆母親 (Eternal Motherhood)搖籃的畫面,除有助觀眾代入時空外,也有種內自天神otherworld的永恆視角,歡眾如從搖籃中看到鬥爭不斷重演。電影結局最後回到現代戰場,明顯代表當時發生中的一次世界大戰,而天神降臨大家放下武器的畫面,重現了提也波羅(Tiepolo)式天使下凡的氛圍,也是一幕古今匯聚的電影奇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