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Albert Serra - 《路易十四的最後時刻》


這部電影的主角,絕大部份時間都只是躺在床上,因為他根本離開不了那張床,縱然他是歷史上其中最權傾一時的人物,但《路易十四的最後時刻》(The Death of Louis XIV2016),是有部有關路易十四已經甚麼都做不到的電影,包括步行、飲食、說話,通通都慢慢做不到,直到死亡,還要被解剖。

看這部《路易十四的最後時刻》,很難不跟意大利導演羅塞里尼的《The Taking of Power by Louis XIV(1966) 作個對應,羅塞里尼那部捕捉的是路易十四少年風發的奪權時代,計劃凡爾賽宮的大興土木和水利公程,四處都是一望無盡庭園的綠油油;Albert Serra《路易十四的最後時刻》則完全是個相反,電影只有油畫色彩的漆黑房間,外間歡樂的世界帶有殘酷的諷刺,電影開始時路易十四躺在床上摘帽向嘉賓敬禮,一片肅穆之後房外又再回復派對歡樂的聲音,雖然路易十四維持得到自己的尊嚴和地方,但健康和快樂已殘酷的徹底溜走了,一代君王最後的日子,只餘下痛苦。


而這個風光歲月走到盡頭的角色,交由當日《四百擊》海邊回望的男孩Jean-Pierre Léaud來演確實特別有意思,當戲中響起莫扎特所最後創作的彌撒曲Great Mass in C Minor,凝視著路易十四面容的那個長鏡頭,彷彿是對其最後清醒靈魂的一個告別。


戲中另一重要角色是宮庭醫生Fagon,也仿似是路易十四唯一的知心人,從他身上可以看到仁心仁術在死亡和疾病面前的徒勞;其他重要角色則是一眾教廷人員,電影教廷的階級比皇室、官員和社會的階級都明顯得多,而家庭在本應是世襲帝制的支柱,但《路易十四的最後時刻》家庭則放置於極其邊緣的位置,隨從、廚師、寵物都比太太和兒子親密得多,血緣彷彿已註定是被詛咒的悲劇一樣,在病床跟小兒反省人生的路易十四,後悔已來得太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